患者心得 整形不如整牙--iROK隐形矫治让您的矫正真正隐形

记得是从2011年2月开始,我首先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也随之进入了矫治状态,那段时间我非常的紧张,因为我也很期望看到自己完成矫治后的一个新面貌。

矫治前:

         
今年我刚年满20岁,起初到医院去的时候,会发现18岁开始正畸牙齿的学生并不太多,大多数都是因为父母特别关心孩子身体成长状态这方面的原因,所以提前开始治疗,像我就比较坎坷,一直以来我就有一颗大牙得了牙髓炎,坏了好几年,疼了好几年,牙齿丑的我自己都不想提及,没有任何自信,不敢上舞台大胆的展示自己,一直都属于胆胆小小的躲在属于自己的小圈子里面,不敢面对太多的人,会羞涩,会不好意思。因为我那时候岁数小,很恐惧医生看病在嘴里弄来弄去,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所以要去抓扯,更加导致了医生无法给我治疗,反反复复,我气馁了,决心放弃矫正牙齿,也不想去为了外观的美丽而折腾自己,毕竟岁数小,在乎的东西以及面临的东西并不太多,几年下来,我的大牙已经烂的只剩下一个残根,再也没有办法挽救,我的岁数也随之变大了,面临高考,面临并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会开始全新的大学生活,深深的感受到了成熟以后,不具备一个美丽的外形会让自己错失多少机会,改变自己多少命运,我迷茫了。再一次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重新振作起来解决这个问题,进行了治疗,18岁是我收获学习成果的年龄阶段,我一边学习一边开始正畸牙齿,刚开始因为不习惯的原因所以觉得特别麻烦,换了新牙套都会疼的来自己都没有办法忍受,可换过来想想我选择的是隐形矫治器,已经算是最美观的了,所以至多至少我都需要在这方面更加辛苦一点。

矫治一年半:




         时间飞梭,晃眼间2年半就这样过去了,现在我依然在紧张的进行治疗,也不敢松懈半分,更加不希望让自己和陈医生多年以来的努力和付出都白费,我在大学里不断地进行着各个公司的校园招聘,因为我希望利用校园这样的一个氛围来给予自己更多的机会,因为一旦跨出学校,社会招聘面临的却是各种不同水平的面试者,难度也大大的加大了。我现在就读于四川传媒学院,航空系空乘专业,牙齿比几年前更加漂亮,我的性格很活泼很外向,所以我超级爱笑,不用再像从前一样遮遮掩掩自己的嘴巴了,现在我被大韩航空公司录取了,作为一名空姐需要用温馨和亲切的笑容去包容每一位旅途上的旅客,让他们彼此都感受到劳累的奔波之余,还能有这样一个温馨舒适的地方让自己能够放松一下。通过这几年的治疗,不断的疼痛,让我明白了,为了往后更加出色的自己,我后悔从前没有更早的矫治牙齿,让自己跟身边的人相比较起来,失去了更多特长方面可以延伸出去的发展机会,不过,现在的我也有了一个很好的方向,那就是像一只小鸟一样翱翔蓝天,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。感谢陈医生这几年来对我的关心与付出,不然我也许找不到属于我的那份自信,也不会用美丽的笑容去包容身边的所有人,并且给他们带来快乐,想要郑重的对您说声:“真心感谢您”!

矫治两年:


 矫治两年半:



浏览(2561)